行業聚焦

2004中國建筑現場 透過事件看中國建筑

發布時間:2005-01-04被閱次數:12123 來源:

 


發表時間:2004-12-30 16:34:12 來源:搜房

   毫無疑問,中國正在成為世界上最受注目的建筑現場。
  2004年,越來越多的明星建筑師和世界一流建筑事務所在中國頻頻亮相,6月,日本建筑師磯崎新在中國的個人巡展第一站在北京開展;8月底,彼得·戴維森為SOHO·尚都做的項目設計方案公布,而他在澳大利亞的事務所已經把星期五定為中國日,周五的午餐每個人必須在辦公室里吃中餐,并要接受中文教師的測試……
 
   越來越多的建筑事件積聚起能夠激發社會反響的巨大能量——“鳥巢”瘦身,國家大劇院封頂、央視新大樓奠基……通過這一年中值得記住的事件和細節,本文試圖整理出中國在進入世界主流建筑過程中的脈絡。
 
   國博改擴建計劃的明暗
 
   2月北京天安門廣場東側的中國國家博物館改擴建計劃,正式宣布并向全世界招標,最終有11家知名的設計單位或設計聯合體,通過資格預審參加建筑設計方案投標。然而這樣一個正式的國際招標活動,在評委中居然沒有一位海外評委,這足以引起人們對評選公正性的質疑。
 
   多數建筑業內人士對庫哈斯和赫佐格德穆隆方案未能入圍感到遺憾,然而中國國家博物館改擴建計劃國際招標存在的問題是,受邀對象中有一些水平一般的商業性建筑設計事務所。德國GMP成為最后的中標方,避免了改擴建方案流于庸俗。
 
   建筑時代的中國建筑師
 
   ——“狀態”八人展
 
   北京正在成為建筑實驗場,但是北京的建筑展覽卻格外少,中國建筑師的展覽就更少,因此在中華世紀壇由建設部舉辦的“狀態——中國當代青年建筑師作品八人展”值得記上一筆。我們常??吹角嗄杲ㄖ熯@個詞,其實參加者已經不年輕,不是因為用慣了“青年”這個詞,而是確實沒有杰出的青年建筑師,把這個詞接著用下去就屬于無意識撒嬌。由于最初缺少概念,使得一些本來應該參展的建筑師拒絕邀請,所以這個展覽客觀上不具有代表性,然而展覽所說的“狀態”卻是真實的。
 
   “狀態”這個詞在這里有著豐富的含義,比如中國這個世界上最受注目的建筑現場,幾乎所有標志性建筑都是外國明星建筑師和事務所主宰,提到中國建筑,實際上是一個沒有中國建筑師存在的中國建筑。當中國建筑現場成為世界主流建筑一部分的時候,沒有中國建筑師的存在,就成為極具諷刺意味的事情。那么,是不是中國沒有建筑師?是不是中國建筑師沒做什么有文化品味的建筑?這個不算太大的“狀態”展似乎回答了這個問題。
 
   如果一個時代只是把建筑作為財富的象征,把建筑作為顯示國家實力的象征,那么大眾的視線就會集中在那些標志性建筑上,從而否認或者說忽視“平凡建筑”的存在,參加“狀態”展的建筑師們的作品是建立在建筑師自身的自信基礎上的,所以這是我們這個建筑時代的記錄。
 
   磯崎新在中國
 
   今年6月,經過許多曲折,日本建筑家磯崎新在中國的個人巡展第一站,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未建成——磯崎新建筑藝術展》終于開幕,這是全面了解磯崎新建筑生涯的一個極好機會。作為一位左翼建筑家,磯崎新的形象非常鮮明,至今在他身上還有青年時代的銳氣,磯崎新對中國年輕人說“我屬于1968年那一代”。
 
   磯崎新把1968年作為界限,將個人建筑生涯分為三個階段:1968年以前屬于探索現代主義建筑階段,而1968年是一個關鍵性的變革時期,夢想的破滅讓他徹底反省建筑和社會的本質和關系,在那之后是一個持續探索的階段,實際上是缺少風格的混合期。他認為《電氣迷宮》是自己最重要的作品,然而一些觀眾則對磯崎新在30多年前就在威尼斯策劃多媒體手段的展覽感到驚訝,當年的一些合作者如今已成為日本各個領域的領軍人。
 
   現在磯崎新的工作重點已經是中國,他對中國有一種特殊的情結,幾年前,磯崎新曾在東京策劃過一個關于革命建筑的展覽,主要是展出原蘇聯和中國的革命建筑,此外也在2002年策劃了名為“東風”的展覽,意思來自毛澤東的那句“東風壓倒西風”,這個展覽聚集了亞洲各國的代表建筑家。
 
   磯崎新在中國的項目除了為深圳市政府設計深圳文化中心之外,還有為上海證大集團設計的九間堂別墅,以及上海藝術大酒店,在四川則在安仁博物館群落中主持設計抗日紀念館中的日軍館,為中央美術學院設計的新美術館。
 
   冷眼再看國家大劇院
 
   國家大劇院的動和靜都是媒體關注的焦點,封頂了,上玻璃了,鈦合金穹頂安裝完畢了……國家大劇院的外觀已經呈現在北京灰色天空下。
 
   這個投資26.88億、總建筑面積14.95萬平方米的超大型建筑,最引人注目的是全部采用鈦金屬板制作、將使用100噸鈦金屬的曲面屋頂。當美妙的穹頂結構滿足了我們建設一個巨大的超尺度建筑欲望之后,接著繼續觀察國家大劇院的工程進展,就會更加冷靜地判斷這座建筑的價值。筆者有機會進入正在施工的內部,結果發現巨大的穹頂像一個籃子扣著幾只“家禽”,即歌劇院、音樂廳、京劇院和實驗劇場,這些各自分離的室內建筑和巨大穹頂的關系讓人懷疑它是和諧和必要的,而且穹頂下各廳、院缺少美感的設計讓人失望。只有當你走進大劇院的巨大穹頂之內,才能發現這是巨大空間的奢侈,但不是美學上的奢侈。
 
   “鳥巢”瘦身
 
   2008年奧運會最受矚目的標志性建筑,奧運主場館“鳥巢”在7月30日停工,給中國帶來巨大的沖擊,這是整個奧運一系列建筑項目“瘦身”的開始。關于“瘦身”展開了一系列爭論,事情的導火索是由數位院士質疑“鳥巢”的安全性、實用性、環保等各個方面,然而最核心的指責是“鳥巢”以及其他奧運建筑項目片面追求視覺沖擊,因而極大地提高了工程造價。
 
   來參加中國國際建筑雙年展的“鳥巢”設計者之一的瑞士建筑師德穆龍,被中國媒體追問得最多的問題是關于“鳥巢”瘦身你覺得怎樣,德穆龍的回答非常坦然,他說:“鳥巢沒了屋頂還是鳥巢?!薄傍B巢”方案是當時國際招標中最好的方案,但問題是,我們的指名招標中缺少結構建筑設計家,看看雅典奧運會的主會場設計,我們失去了一個選擇更為輕盈和更具有想像力方案的機會。
 
  ?。樱希龋稀ど卸?BR> 
   ——歪斜建筑突現北京
 
   因設計墨爾本聯邦廣場而成名的彼得·戴維森,為SOHO·尚都所做的項目已經開始啟動,這是繼扎哈·哈迪德在北京規劃展覽館設計了室內“未來家居”之后的又一個具有脫構造風格的建筑。對于沒有接觸過脫構造風格建筑的大眾來說,那種不穩定的建筑外觀多少會讓人擔心居住在那樣的樓里會有一種不安全感,幸好經過修改之后的方案,已經與第一案有所不同。
 
   戴維森崇尚自然的復雜性,他認為建筑只是這種復雜性的一部分,戴維森的實驗室建筑師事務所在澳大利亞,他們已經把星期五定為中國日,周五的午餐每個人必須在辦公室里吃中餐,并要接受中文教師的測試。
 
   只要能成功踏入中國第一步的外國建筑家事務所,就不可能只有一個項目,當戴維森還沒有完成他在中國的第一個項目,就已經開始接受青島的新海關大樓設計,他為海關當局以非同尋常的勇氣選擇了從建筑的眼光來看“最令人激動,最有意思的”那個方案感到吃驚。
 
   另一個項目是在港口城市天津重新開發一塊9公頃的土地。一到,戴維森就對開發商準備廢棄的三四幢19世紀晚期的工業建筑和950棵大樹感興趣,他說:“這些樹是這塊土地主要運動規律的見證?!贝骶S森要保留這些城市的記憶,他說服了開發者,對于中國人來說這應該是好的一課,從中可以學習到,創造未來夢想和保留城市記憶是可以并存的。
 
   錯位的北京建筑雙年展
 
   北京建筑雙年展的舉辦,是2004年建筑界的大事件,然而這個超尺度規模的雙年展在巨大影響之外,卻讓人質疑其低水平的質量和錯位的形式。
 
   9月20日下午,經歷了退展風波的國際建筑雙年展,在人民大會堂舉行正式開幕式,主持人先是把大大小小的國內來賓介紹一番,而邀請到的國際著名建筑家安德魯、伯納德·屈米和德穆隆等人居然一位也沒有介紹,會后,幸虧有記者認出了德穆隆,對他進行追蹤采訪,雙年展就是在這樣一種缺少國際禮節的氣氛中開始。
 
   伯納德·屈米的發言最具有煽動性,他說,在知名的國際大都會中,倫敦、巴黎是19世紀70年代的城市,紐約是20世紀的城市,而北京應該是21世紀的城市。屈米說得沒錯,但是北京建筑雙年展的操作方式和狀態顯然沒有為北京這個未來城市帶來光彩,比起國際知名的威尼斯建筑雙年展來,在“無事不言商”的當代中國,北京建筑雙年展更多的還是一種“雙年展經濟”。
 
   798的地位在上升
 
   自2002年底10月“北京東京藝術工程”畫廊在798工廠開廊以來,北京大山子藝術區經過兩年的風雨,現在的地位明顯上升,許多國際明星建筑師都前來參觀,法國建筑師安德魯是最早光臨這一地區的建筑家,后來扎哈·哈迪德以及庫哈斯都先后參觀過798,美國建筑師伯納德·屈米更是為798做了改造方案,并在威尼斯建筑雙年展和北京建筑雙年展上同時發表。屈米還利用在北京參加雙年展的機會呼吁保護798,他說保護798已經引起歐洲文化界的關注。
 
   在中法文化年期間,法國文化官員向中國文化人士授勛在798舉行,前不久德國總理施羅德訪問北京期間特地前往798,798已經成為非官方所有的最大的藝術區,現在日、法、德、英國以及意大利各國都在798建立畫廊,計劃于2005年在798舉辦的畫廊博覽會正在籌備中。北京缺少的是當代藝術展示空間,常有駐京外國人士表示,如果有合適的展示空間,他們很想在北京舉辦各種當代藝術活動,因此798就成了一塊類似紐約蘇荷地區的“藝術綠洲”。
 
   央視新大樓奠基,爭論仍在繼續
 
   2004年中國建筑的最大關注點,莫過于由荷蘭建筑家雷姆·庫哈斯設計的、經過反復認證和調整之后的央視新大樓于10月22日上午10時在CBD內奠基。奠基活動在沒有邀請任何一家媒體的情況下,極為低調地完成了,而央視只在當天的新聞中做了簡短的報道。在整個北京的奧運工程都在“瘦身”的情況下,央視新大樓逆風而上,采取謹慎的方式無疑能夠避免可能的麻煩或負面影響。
 
   當2002年公布了央視新大樓的方案之后,圍繞著這一設計和造價問題的爭論可以說是一波接著一波,在所有爭論中,一直缺少來自官方的新聞發布,直到9月上旬北京國際建筑雙年展開幕前期,在邀請的外國建筑師演講中,庫哈斯的合伙人、央視新大樓項目經理莎瑞首次發表關于央視新大樓的設計演講,才對這個云霧重重的項目做了明確的解釋。
 
   在莎瑞的解釋中,耐人尋味的內容是:雖然該設計本身存在極大的挑戰,但如果有足夠的投資,加大每平方米的用鋼量的話,技術上是可以做到對安全性的保證的。這句話似乎是為央視新大樓的造價增加埋下了伏筆。
 
   建造央視新大樓超過原有的預算是不可避免的,然而問題的焦點是究竟值不值得花這么多錢。受到指責的并非全是投資金額的多少,公眾還擔心建筑本身是否能夠抗震,專家們考慮的是建筑地面造型的怪異可能導致地基載荷不均勻,和地下水位變化趨勢對抗浮設計提出的挑戰。
 
   美國“連鎖式博物館”的中國營業
 
   11月下旬傳來美國國際頂級“連鎖式博物館”紐約古根海姆即將在香港落戶的消息,這是古根海姆決定在臺灣臺中建立分館之后,向中國本土進軍計劃的一部分。如果把古根海姆的這些舉措看作是在亞洲銷售“連鎖式博物館”品牌的戰略,那么這一戰略可以追溯到1998年古根海姆博物館與中國文化部合作舉辦“中華五千年”大展一事。事實上,古根海姆有一個雄心勃勃的計劃,那就是在全世界推銷古根海姆這個品牌,并為此組織了專門的理事會,雷姆·庫哈斯是很少的幾名核心成員之一。
 
   如果到紐約去看一下古根海姆博物館,就知道該博物館和亞洲各國的博物館在系統方面很不相同,從客源到門票收入都存在巨大的差異。古根海姆是一個巨大的商業機器,在歐洲的成功成為古根海姆亞洲探險的基礎,西班牙畢爾巴鄂古根海姆分館的成功,告訴人們一個美術館可以救活一座衰落城市的事實。
 
   一個成功的博物館可以連帶促進周邊的文化藝術產業的興盛,古根海姆“連鎖式博物館”落戶香港,迎合的是西九龍成為一個世界級文化中心的野心。

全文共5623字節 

 

如需轉載請簽注以下信息:
文章標題:2004中國建筑現場 透過事件看中國建筑
文章鏈接:http://www.evilcakeshop.com/index.php/Home/article/detailPage/parentID/1480/cat_id/1484/artID/660
中國|智慧城市|智能建筑|建筑節能|系統集成|解決方案-延華智能


[上一條]整合環保服務規范透視智能建筑行業2005趨勢
[下一條]2004建設科技十大酷詞
成員單位
東方延華
武漢智城
海南智城
延華高投
成電醫星
荊州智城
投資者關系
信息披露
問答專區
投資者專線
人才信息
人在延華
人才戰略
人才招聘
新聞與觀點
延華新聞
媒體報道
行業聚焦
站內鏈接
關于延華
聯系我們
合作伙伴招募
網站地圖